第一百一十八章 他比你强

“你来啊你,你打我呀!”

裴瀚文此时脾气也上来了,脸红脖子粗,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。

“砰!”

白守信突然出现在裴瀚文的身后,一拳头砸了过去,冷冰冰的道:“你给我安静点,奴隶!”

这个时候白守信盘膝而坐准瞬间变成了一个女人,特别的温柔可爱,一旁的裴瀚文有点惊呆了,其实白守信本命叫白小雨是白凤的妹妹,只是幻化成了男人而已,陈风他早就发现了。

“卧|槽……你怎么变成女的了??你怎么又打我啊?”裴瀚文跳了起来,一边摸着脑袋,一边气冲冲的道:“谁是你奴隶,老子可没答应!”

“诶,我好看吗?”

白小雨歪着脑袋,一连面瘫的盯着裴瀚文,“你就是我的奴隶,现在我问你我漂亮吗!”

“卧|槽,谁说的我可不是你奴隶,不过你挺好看哈哈?”

这时白小雨对着裴瀚文又是一个巴掌过去了。

裴瀚文有点急眼了,浑身紫光暴涨,气冲冲的道:“你要是再打我,我就对你不客气了!”

“唰!”

白小雨气势陡然一变:“好啊,我就打到你服!”

“疯子,你们两个疯子……”

裴瀚文这回是真的生气了,气场也发生巨大变化,紫光变得无比炽盛,不再是紫色,而是化作了黑色。

“这是你们逼我的!”

“哟,小子,有点能耐啊!”张顺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,道:“来来来,让哥哥好好见识一下你的能力啊!”

“好啦,都不要闹了!”白凤终于忍不住,大声吼道:“都是自己人,有什么事,坐下来谈,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,能不能有点素质啊……”

三人一愣!

“哦……”

白小雨应了一声,然后收起自己的短刀。

“好吧,给你一个面子吧!”

张顺也收手,点了根烟,继续在那里吞云吐雾。

“妈的,要打的是你们,现在不打的也是你们……”裴瀚文沉着脸,道:“你们当我是什么?”

“裴瀚文,你不要激动,都是误会,都是误会……”白凤连忙上前,打圆场道:“有什么事情,先回去再说,关于你|父亲的事,想必你也很好奇……”

“父亲!”

裴瀚文眉头一皱,情绪瞬间平静了下来。

“你们知道我父亲的事情对么?”

“知道一些,也许对你有用……”白凤扶了扶眼镜,道:“走吧,先上车,回去再说……”

这时,陈风也走了过来,拍了拍裴瀚文的肩膀,面无表情的道:“有我在呢,兄弟不要怕!”

闻言,裴瀚文内心瞬间踏实了下来。

“好,我就跟你们回去!”

……

车上,张顺一脸警惕的盯着周茉和陈风,目光不断在他们两人身上扫来扫去,充满戒备。

陈风此时一语不发的坐在那里,目光看向窗外,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。

他能做到心无旁骛,但并不代表周茉也能做到。

瞅了眼陈风,见他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,周茉也就稍稍松了口气,对着张顺抛了个眉眼,道:“我说张顺,你这样一直盯着妹妹看,让妹妹有点小激动呀,要不,你坐到姐姐身边,让姐姐好好跟你聊聊?”

说完,还轻轻的tian了一下性|感的小红|唇。

这姿势,别提有多撩.人了。

“噗嗤……”

裴瀚文此时瞬间喷出鼻血。

“卧|槽,卧|槽……”

“哎呦,年轻人,火气还真是旺|盛啊!这血,跟不要钱似的……”张顺突然大笑了起来,借机分散注意力。

谁知道,白小雨居然在这个时候神补刀,冷不丁的来了一句,道:“张叔,你下面是怎么回事?”

此言一出,整个面包车内突然一静。

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张顺裤,裆位置,只见那里,早已撑起了一个小帐篷。

“哇哈哈,装,你继续装……”

裴瀚文逮着机会,大声回击。

“尼玛,小子,信不信我把你丢下车啊!”张顺黑着脸道,感到颜面尽失。

“哼,我还真不信了!”裴瀚文双手环抱,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。

“哟,小子,你……”

“好了,都别吵……”白凤扶了扶眼睛,瞅了眼周茉,充满警惕的道:“周茉,请认清你现在的处境,不要再做些没有意义的事情……”

“怎么,白凤?你该不会以为就凭你们几个能把我怎么样吧?”周茉双手环抱,一脸不屑的道:“实话告诉你,就算你们三个加起来,姐姐也不怕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卧|槽,周茉,你有本事再说一遍……”

张顺咬着牙,一脸不爽。

“怎么,想打架?”周茉毫不示弱。

“打就打呗!”

气氛瞬间升级。

“闭上你的嘴!”

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突然响起,如一道春雷炸响,惊的众人心头一阵猛跳。

“是的,主人!”

周茉连忙低头,不敢再出声了。

白凤扶了扶眼睛,也是一语不发。

只有张顺,想要说什么,结果,却被白凤给按住,最终,也没有敢出声。

“卧|槽,风哥,牛逼啊,以后,你就是老大了啊!”

裴瀚文一脸兴奋跑到陈风身旁坐了下来。

“切,这家伙……”

看到裴瀚文那抱大|腿的样子,张顺一脸不屑。

但对于陈风,他还是有点忌惮的,忍不住的凑到白小雨的身边,小声问道:“小雨,那个叫陈风的家伙,你打的过吗?”

听到问话,白守信连忙停止吃手里的薯片,抬起头朝着陈风看了一眼,沉默了片刻,最终,一脸面瘫的道:“打不过的,你最好别惹他哦!”

“卧|槽……”

这个答案,吓了张顺一大跳。

“老弟你现在怎么变成了女人呀,你可以告诉我原因吗?”裴瀚文看着白小雨道

“是变身术,你就别问了!我叫白小雨,你裴瀚文是我的奴隶!!”白小雨笑着说

“我才不要做你的奴隶呢,我从来就没答应过!”

车行驶了不久终于回到了百岁酒家的门口停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