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

www.

陆淮生

陆淮生

淮生

竞赛那天,林荫道旁,草地阴凉地,女生哭啼的哀求声中喊着的就是淮生这个名字,这人后来去考场还和她走了一道。

本以为不会再和他有什么交集,却没想到会有今天这个局面。

顾青书接过相似的试卷,看了一眼,眼神有着明显的停顿,随后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的笑意。

他放下试卷,看向齐嵩:“这个陆淮生今年是不是给贵校翻新了两栋实验楼?”

齐嵩楞了两下,眉间紧皱:“这和此事无关吧!”

顾青书眼里染上笑意,站起身,整理下久坐有些皱的衣服:“行了,都是孩子间的玩笑,这一趟,我们也不算白跑,杨老师,我们走吧!”

老杨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刚刚还再据理力争,现在怎么就成玩笑了:“这,小顾啊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?”

芦笙也是一脸的疑惑,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齐嵩隐藏情绪,笑了一下:“看来贵校已经明白了,这件事确实不是我们的错!”

顾青书嗤了一声:“齐主任,这件事,我想会有人来主动交涉,忘了和你说我这学生的监护人也姓陆!”

齐嵩身躯一震,脸上浮现不可思议,眼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孟芦笙,活了几十年什么风浪他没见过,能做到这个位置他也不笨,被顾青书这么一提醒,瞬间就大致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绕。

他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:“请问,这位同学的监护人叫什么?”

“陆修!”

顾青书也不藏着,大大方方的将陆修的名字报了上去。

于是顾青书带着两人忽略了那齐主任死灰的脸,离开了。

回去的路上,芦笙和老杨大眼瞪小眼,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迷茫,小小的脑袋存在着大大的疑惑。

“顾老师,这是怎么回事啊,这和陆叔叔有什么关系啊?”

“是啊,怎么回事啊?”老杨附议着。

顾青书咳嗽了两声,清了清嗓子眼说道:“这陆淮生应该是你叔叔家哪边的亲戚,估计和你叔叔不和,正好考试撞见你,应该也知道你和你叔叔的关系,估计想拿你开刀吧!这应该是这陆淮生一个人做的事,漏洞太多,很不成熟,这事你别管了,陆修会解决的!”

开学第一天,一中的老师都知道芦笙家庭的复杂性,也都知道她的监护人是谁,其实连顾青书也是陆修从大学里挖过来的,就是为了让芦笙过的舒心,毕竟顾青书和陆修关系不错,这点小忙是肯定会帮的,这件事要是换了旁的老师,不一定会力挺自己的学生,可能还会相信那些子虚乌有的事实,但是顾青书站在陆修那边,怎么也不可能放任芦笙被欺负。

老杨听闻和陆修有关系,心里也有了一杆秤,恐怕又是些豪门争权的小戏码,瞬间就没了什么探知的心思,平常八卦可以听听,这些豪门之事就不是他能管的了。

考虑到这件事对芦笙的影响,顾青书很体贴的放了芦笙三天假,让她整理好情绪再来学校。

芦笙回到家,将自己狠狠的丢到床上,呼了一口气,脑子里思绪翻飞,她拿起手机看了眼短信,是叶菁发来的消息,问她事情怎么样了,她含糊的发了个消息,就没再理了,因为她自己都还没怎么弄明白。

晚间,陆修有应酬回来的有些晚了,芦笙听见门外的响动,睁着有些迷糊的眼睛从沙发上坐起来,软糯的说道:“叔,回来了?”

陆修听见沙发处传来的声音,上楼的脚步顿住,转身向沙发走过来,看着女孩睡眼惺忪的模样,清冷的面庞,瞬间柔和下来,眼里泛着笑意:“在等我?”

芦笙点头,说话的声音带着些许迷糊:“叔,饿吗?我去给你热饭。”

陆修按住她起身的动作:“晚间应酬吃了点,不饿。”

女孩穿着白色的睡裙,此刻有些松松垮垮,陆修在女孩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处停留了几秒,又不自然的移了目光:“今天去龙鳞了?”

芦笙迷糊的脑子瞬间清醒了几分,想起晚上等在沙发上的目的,她点点头:“去了,顾老师说是陆淮生做的,叔,陆淮生是谁啊?”

听着这个名字,陆修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翳,转纵即逝:“这事,我来处理,应该是陆家的旁支,这次牵连到你了。”

难得的解释,让她楞了几秒,随后又乖巧的点点头,结合顾青书下午的解释,芦笙大抵明白了些。

陆淮生应该是陆家那些不安分的旁支,他应该是知道她的,估计是想拿她开刀,给陆修一个下马威,但到底是个没成年的孩子,做事漏洞太多,把柄也太多,也没给自己留条后路,所以这件事可能还会留给陆修一个契机,一个向旁支下手的契机。

理清了思路后,芦笙压在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,她实在是有些困了,很不雅观的张口打了个哈欠,眼角渗出几滴泪水,睡裙领口随着她捂嘴的动作,又斜了几分,这下右边的锁骨完完全全的露了出来,少女肤色白的有些晃眼,即使在昏暗的客厅里,陆修也能瞧见的一清二楚,面对如此没有防备的样子,陆修竟生出几分庆幸,庆幸她现在如此的信任他,没有防备。

看着少女迷糊的可爱模样,陆修眼里闪过一丝暗光,身体比大脑先做出动作,将沙发上的女孩拦腰抱起,太轻了,已经每天喂了那么多,怎么就不见长肉,看来补的还是不够多,脑中不禁又想起初见时,女孩营养不良瘦瘦小小的样子,从一开始他就很有意识的在喂养,看来还得再加把劲了。

芦笙被抱起的时候,并没有觉得任何的不适,反而很是适应,不自觉的在陆修的怀里拱了拱,寻了个舒服的姿势,就这么睡去了。

左右不过两层楼的距离,陆修还没将人送到房间,就能听见轻微的鼾声,和平稳的气息,不禁觉得好笑。

......

芦笙在家待了三天,陆修说会处理,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处理的,只知道,第三天,叶菁兴冲冲的给她发消息说事情已经澄清了,是龙鳞诬陷,一中的陆淮生也做了休学处理,所有的流言在一瞬间倒戈相向,全是骂龙鳞恶意竞争,风气不良,师德败坏的言语。

虽然误会被澄清,但她并没有感到几分的开心,只觉得流言真可怕,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瞬间将一个人毁的干净。

在家歇了几天,芦笙终于以精神饱满的状态去上学了,顾青书看她回来也是温和一笑,按着惯例说了几句开导的话语就没什么了。

班里之前那些叫嚣的厉害的几个女生看到她也是难堪的转过身,作身鸵鸟状,芦笙也是笑笑没说什么,倒是方海这几天像是憋坏了一样,非得奚落几句才开心。

方海趾高气扬意有所指的说着:“有些人啊,就是见不得别人好,是谁前几天瞎几八乱说,现在脸疼不。”

那几个女生肉也可见的脸红了几分,面色尴尬。

“哎,纪尧尧,我现在是知道了,原来女生嫉妒心可以这么重,你以后找对象眼睛得擦亮点,这种绿茶要不得。”

纪尧尧回了他一个白痴的眼神:“你放心,我是火眼金睛,这种段位的绿茶我还看不上眼。”

“难得你聪明一回,还好咱班长没啥事,不然我跟他们拼了!”方海越说越过瘾,连上课铃响了都没注意。

“方海同学,你要和谁拼了?”

顾青书的声音从门外响起,方海方才还有些得意的身子不自然的顿了顿,面色尴尬的看向已经走上讲台的顾班,他哂笑的摸了摸头:“嘿嘿,我能和谁拼,当然是和学习拼到底啊!”

班里一阵哄笑,原本有些微妙的气氛,也随着方海的耍皮消失殆尽,芦笙看着又回到从前的班级,心里也有些回暖。

要说芦笙心里还是有些膈应的话,也随着那几个女生下课后红着脸跑来向她道歉,完全消失的干净。

看着日子又恢复如常,芦笙美好的心情一直持续着。

而龙鳞这边并不好过,齐嵩坐在办公室,狠狠的抽着烟,烟灰缸里已经布满了烟蒂,眉头也是紧缩,这几天教务处的电话已经被打烂了,全是家长投诉的电话,已经有很多家长表示要撤资,这次的影响已经蔓延了整个学校以及上面。

他也是鬼迷心窍就答应了陆淮生,之所以帮他污蔑一中那个学生,也是看他今年为学校翻新了两栋实验楼,翻新不说,那里面的实验器材也是一等一的昂贵,虽然很多家长都会出资翻新翻新教学楼,出资校服啥的,但是实验楼却是很多家长不愿碰得,一是价格昂贵不说,孩子自己也用不到多少,所以都不愿意接。

后来听说陆淮生愿意出资时,他是万分感激的,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帮他提升了业绩不说,他也从中捞了不少的好处,所以才答应了,但是也没说一中那学生后面有那么一尊大佛,他现在是后悔莫及。

这几天他往陆淮生的家里打了不少的电话,陆戎这孙子把孩子办休学在家避风头,把他丢在外面,当出头鸟,学校为了给陆修一个交代势必要把他推出去,他前途毁了不说,万一要查到他这些捞的油水,进局子都是有可能的。

这样想着,他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下去,他得亲自去找陆戎,把话说清楚,他不好过,他也不会让陆家那些人好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