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章:白蛇作乱

就在他们说话的工夫,云飞、甄梦瑶与马云禄已经来到近前。

那南华老仙一见到云飞,顿时面色一变,努力的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却又突然闭上了嘴,只是挥了挥手。

他就是这么轻轻的一挥手,那些美女们立即让出了道路,让云飞三人进入了包围圈之内。

云飞来到周瑜身边站定,周瑜立即低声说道:“你们还好吧!”

云飞点点头,说道:“我们都还好!这就是南华老仙?”

不等周瑜回答,只听那老者高声说道:“哈哈!云飞,你终于还是出现了,没错!我就是南华老仙,你一直要找的哪个人,你想要继承汉室家业的拦路人!”

云飞鄙夷的哼了一声,高声说道:“南华老仙,真的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字,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,我从来没有找你,我只是帮你教训教训那些你成才的徒弟,现在我是想过来教育教育你这个老不正经的东西!还有,别忘想,在汉室家业的面前,你连一个蝼蚁都算不上,还胆敢说拦路人,你羞也不羞!”

南华老仙并不为云飞的嘲讽所动,而是平静的说道:“是的,十五年前放了你,才让你活到了今天,让你今天有机会和我如此放纵的说话,但你权且说,我权且听吧,毕竟你的时间不多了,多活了十五年,你值了!”

云飞怒道:“我命由我不由天,对天尚且如此,何况你这个糟老头子,别在那诳言了!”

南华老仙神色一紧,突然之间厉声长啸一声,只见那九个女子分别向圈内之人扑过去,每一个人都对准了一个人,但好在只有黄月英一人没有人追着她。

这就个姑娘乃是快得如同闪电一般,几乎在众人未能抵抗之前,就已被他们抱住了。只有云飞直接一掌打翻了一个女子。

而剩下的,至于四个人来得及转身,其它的都是被那几个女子迎面抱了一个正着。

南华老仙虽然暗暗吃惊云飞的厉害,但眼见着大都的手,不由得暗自冷笑一声,但还没有等他开心起来,脸上的笑容已经逐渐凝固了起来。原来那些美女们忽然都立即松开了手,快速地向后推开,这乃是前所未见的事情,让他这一个人间妖孽,无恶不作的老魔头也是大吃一惊。

要知道,这一批的美女杀手,乃是他的杀手锏,他苦心孤诣的创造了这一批的杀手,不但是可以用毒杀人,行动更是快如闪电一板,迅捷无比。

其中还有一点是别人所想不到的,那就是她们的全身用来杀人的地方,根本是出其不意的,可谓是防不胜防。

对于敌人来说,哪怕是能躲过她们的攻击,对她们予以反击,也很难立即就会将她们击毙。

这时候他当然已经看出了问题,那就是这一批人都是用手肘尖端,或者是手腕之间藏的短刀,直接刺入了杀手的心脏要害的。

这些人们规划的如此周末,不论是被杀手美女们正面抱上也好,还是从背后抱住了也好,都是能以一个小小的动作,就杀掉了自己精心培育的杀手。

只见那九名粉雕玉琢的美女,一个个都先后倒在了地上。接着他发现她们的左胸之上都出现了一块血迹,那些不为一看便知,正是她们的要害,这又使得南华老仙大吃一惊。

他的内心虽然是震惊与愤怒,但在表面上却是丝毫不动声色,黄月英发出了暗号,其它的人都立即按照自己所设的阵型,立即又开始运动起来,迅速的腾挪换位。

每一个人都在这个时候,暗暗取出一种药物,含在了口中。

南华老仙宽大的袍子一样,厉声说道:“你们虽然是可以过得了这一关,但来福仍旧可以让你们不能或者出了这里!”

众人都门头不语,也不回答他的恶化,却见立即千丝万缕的五彩烟雾,贴着地面蔓延开来,其速度简直比那骏马奔腾还有惊燕飞翔还要快上数倍。

转眼之间,这一片的彩色烟雾已经遍布在方圆二十余丈开外,所有的人,都被这些烟雾给笼罩在其中。

烟雾缭绕之中,只听到黄月英嘲讽的说道:“南华老仙,你这用的而是不是五彩烟雾的毒烟?如果说我猜的不错的话,这样平仓无妻的毒烟,对我们没有任何的作用,你信不信?”

当然,黄月英之所以能这么说,就一定不是在夸海口,因为虽然说这些五彩毒烟的效果非常厉害,凡是活着的东西,只要是碰上了一点点,就会立即毙命。

但现在他们已在瘴雾中过了很久,都是安然无事,南华老仙岂不知道黄月英已经破了自己的五彩烟雾?之前他们也早就有了严密的防御。

到这个时候,南华老仙已经完全难以在继续淡定下去,他的面部上第一次流露出自己内心剧烈的情绪,身体已经因为生气而有些微微的在发抖,这一点哪里能逃脱的了黄月英的视线?

南华老仙突然暴怒,直接一挥宽大的衣袖,顿时卷起了一股劲风,将笼罩着的五彩毒烟给瞬间吹散开来。就是这一手,已让云飞等人感到他的功力,简直是超凡入圣所不能及的。

众人都在时刻盯着他,注意着他会突然施展某种特别的功夫,但一阵劲风过后,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。

黄月英也不禁心中有些嘀咕起来,因为这南华老仙乃是恶人中的恶人,魔头中的魔头,纵然是势穷力竭,也不会作出毫无意义的举动。

所以,在刚才他挥了挥衣袖的时候,她已经有点心惊,尤其是他特意将烟雾给吹散,一定是有很深的用意才是。

此时,再看南华老仙,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冷酷与平静,那副冷冷的神态,让人误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。

他用傲然的神态看着众人,然后盯着云飞,缓缓地说道:“你们在怎么做都是徒劳,五百年了,从你们刘姓的一个流氓,在丰西芒砀山山泽里,杀了我。就注定你们会一直受我所困,我不会死心的,汉室血脉一日不除,我一日不会让你们安宁!”

云飞一听,顿时大惊,说道:“什么?!你与那白蛇是什么关系?”。

南华老仙哈哈一笑道:“刘邦啊!刘邦!看看吧,看看你所谓的天下,现在已经是什么样了,从闺帷乱政,到手足相残,到被异性夺位,你的天下什么时候安稳过,你的江山什么时候安定过!到现在你的子孙全都变成了怂包,变成了任人宰割的刀俎,哈哈哈……”

云飞听到这些,也是咬牙切齿,顿时怒目圆睁,盯着南华老仙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南华老仙,你个妖孽,今日就是你伏法的日子!你兴风作浪的日子,到头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