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三章:邪恶落幕

云飞站在那里,他的身后是直冲云霄的火柱,冷峻的目光看着已被逐渐撕碎的南华老仙,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……

耳边,喧闹与嘈杂渐渐变得遥远,一直那么延伸下去,好像已经离他远去。

仿佛之间,他感觉自己置身在那个冰冷的冬日,眼前是晃动的人群,还有雪地上显眼的鲜血。

“娘亲!娘亲……”云飞看到自己撕心裂肺的大声喊着,而那个一直存在自己梦中的娘亲,却是嘴角喊血,将手伸向了自己,她就是那么拼命地挣扎着想靠近自己,却被身后的人给拉了回去。

娘亲的面容一直那么模糊,云飞努力的睁大了双眼,想要看清楚她,却发现是愈来愈模糊,根本愈来愈模糊,云飞不由得也拼命向前,他想要看清娘亲的样子,却根本没有想到要救她回来。

在他向前的时候,感觉有人在后面抱住了自己,他努力的挣脱了那个人的拥抱,拼命地跑了过去,就在他伸手快要接触到娘亲的时候,终于看清了他的脸,整个人顿时愣在了那里,一动不动的满是惊恐!

“娘亲!娘亲!”云飞喃喃的喊着,声音却十分空洞,因为他看到的娘亲的模样,与自己之前记忆中的人,已经完全改变了模样。

“云飞!快停下!……”

“云哥哥!快站住!……”

“阿飞,站住!……”

猛然之间,云飞突然在耳边听到喊着自己名字的嘈杂声,那是甄梦瑶、马云禄还有周瑜的声音,他想要看到他们在哪里?却感觉自己的脖子根本扭转不动,那份被束缚的感觉,让他有一股想要纵身而起的冲动。

就在他刚要纵身一跃的时候,突然一股热浪袭来,只感到面上一阵火炙的难受,紧接着一股清凉从头上浇了下来,云飞浑身一颤,陡然间清醒了过来。

醒来的他抬头一看不禁吓了一大跳,原来自己现在正站在地火的火口处,只要再向前一步,就会立即掉入那万丈深渊,这让他虽然处在火热之中,仍旧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他赶紧转过身去,却看见后面远处站了一排的人,正是黄月英与甄梦瑶他们,他们满脸惊慌的看着云飞,甄梦瑶与马云禄一惊快要哭了出来,此时在自己一丈外的诸葛亮,手中拎着一个木桶,在看看自己身上滴下的水滴,云飞才意识道,刚才的那阵冰冷的水,原来是他浇灭的。

云飞再转头看去,却见一群奴隶正在死咬着一个人,那个人已经被撕咬成许多块,他们像是饿狼一般,每个人贪婪的啃噬着哪个人的骨头与**,从那肢体残破的衣服上,可以看出来他们正在分食的是南华老仙。

云飞这时候终于清醒过来,对于面前的景象,感到恶心的摇了摇头,听到远处甄梦瑶呜咽的哭声,这才举步缓缓向她走去。

他看见黄月英与马云禄搀扶着甄梦瑶,她已伤心的没有力气站起来,这时候见云飞走向了自己,当下有了力气,努力的挣扎着独自占了起来。,泪眼盯着云飞。

云飞向她走去,一路上遇到扑向自己的奴隶,他只是随手将他们杀死,等他到了甄梦瑶身边的时候,只见已是尸体堆积如山一般,血流遍野,但那些奴隶们都仍然向他冲过去。

若是在平常,云飞一定会感到如此的杀戮,是非常的恐怖。但现在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的眼中只有冷漠,好像那些人的生命没有任何价值一般,现在他已完全冷血了一般。

黄月英看着云飞,紧锁的秀眉缓缓的展开,接着轻声吟唱道:“风尘多逍遥,岂为前世误。落花有情雪无意,洒干英雄泪。何处终须去,万丈惹红尘,他年经岁掠朝朝,平生为暮暮……”

她的吟唱娇丽悦耳,余音袅袅之间,从整个修罗场蔓延开来。那些奴隶们听到后先是一怔,随之逐渐放慢了自己的动作,他们沉浸在歌声之中,不再暴虐,不再红着眼睛。

而云飞一听,顿时怔在了那里,他清楚的记得,这是他在雪地上见到黄月英时的样子,她所吟唱的歌曲。转瞬之间,歌词虽变了,声音依旧是那么娇丽,其中含着无限的悲凉,指引着那些奴隶魂归故乡,指引着他的心,终于找到了自己归属的地方……

云飞跟着黄月英的所吟唱的歌声,也逐渐平静了下来,戾气已逐渐消失,终于恢复了正常。

他看着黄月英,还有一旁的甄梦瑶,赶紧走了几步,冲了过去,一直来到她们的身旁。

黄月英直到他站在面前,这才停止了歌声,拍着胸口说道:“吓死我了,幸亏你醒了过啦,你刚才中了南华老仙的魔障,差一点就跳入了那个火口地狱里去啦!”

云飞愕然,道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?刚才也被吓了一跳。”

甄梦瑶看着云飞,道:“我的天,你不知道我和騄儿妹妹都担心死你了……你……”

马云禄调皮的笑道:“我与瑶儿姊姊还以为我们会守寡了呢。”

众人一听,都立即哈哈大笑起来,顿时紧张的氛围一下子就松弛了许多。

黄月英见众人都无恙,便召集大家一起后退,一直撤退到原来山崖的高处,一群人站在那里向下面望过去,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面的奴隶又继续开始厮杀起来。

甄梦瑶看着下面的景象,向云飞突然担心的说道:“云哥哥,许灵儿呢?你还是没有找到她吗?”

云飞轻轻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有,在下去的时候,我就一直找她,却丝毫没有发现她的身影,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?”

黄月英淡淡的说道:“我已问出了她的下落,在前几日她就奉命出山,有其它的事情了。”

云飞道:“这样就太好了,如果说她今日在这里,难免也会伤到她。”

黄月英笑道:“当然是太好了,如果她现在在这里,我真的是为你感到头疼,你要怎么安排她才是啊!”

云飞顿时愕然的看着黄月英,说道:“姊姊,你不要在挑起事端了好不好,我……我……”

马云禄眼见云飞的样子,说道:“好哇,你个云飞!你果然是和那许灵儿有一腿……还枉我与瑶儿姊姊那么信任你呢?看我今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。”说着向马铁喊道:“阿哥,你帮我一起来修理他!”

马铁一听立即哈哈一笑道:“阿妹,我可不敢,他可是当今的天子,我还要活呢!”

众人都立即哄笑不止,云飞却趁着机会一溜烟的跑开了去,大伙儿朝着他的方向立即跟了上来,往前赶路!